成版人动画app破解版

奶茶视频有容乃大苹果安卓

“不,不。”杜跃凡连连推开九哥端到面前的那杯烟头泡起的功夫茶,他鼻子里闻到的那股烟草味没差点让他晕厥反胃。

“你自己选的,男人说话就得说道做到。”九哥这句话一出,杜跃凡再也无法推托,只能咬着牙、闭着眼,双手颤抖着接过杯子,勉强的尝了一口,也就这一口,令他肝肠翻滚,胆汁“哇”的一声涌到了嘴边,他无法控制这种苦水般的味道,强忍已无济于事,他本能的吼了一声:哇!头一偏,冲着垃圾桶就是那么一吐,红红绿绿、黄黄兰兰的东西吐了一垃圾桶。

九哥绕有兴致的看着他,他干咳两声又斜睛朝杜鹏飞看去。杜鹏飞同样瞟他一眼,似乎不忍看到杜跃凡这幅狼狈不堪的惨样。杜鹏飞被这屋里面的瘴气熏得捏住鼻子,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到办公室的窗口处,将推拉的玻璃窗户弄开了一条缝,瞬间,外面的空气吹了进来,缓解了室内凝重的气氛。

“咋的?好喝吗?”九哥幸灾乐祸的笑道。

“好喝个鬼!”杜跃凡接着又哇哇的吐了几口花花绿绿的胆汁水。

“既然知道不好喝,为啥不听话呢?”九哥一本正经的开始了教条主义宣言。

“听不听咋的?”杜跃凡嘴上依旧没有服软。

“不咋的!继续给老子喝!”九哥没半点犹豫,直接用枪杵在脑袋上让对方继续喝他的功夫茶。杜跃凡一听,没差点挤出一摊眼泪,枪在头上,不得不喝。此时他才明白一个道理,枪杆子里出政权!千怪万怪都是这张嘴惹的祸,少贫两句要死人吗?杜跃凡悔不当时,郁郁不堪。

苦水还得把肠子染绿了来喝,这味儿真不是人能干的事。杜跃凡心中一阵咒骂,可这骂声依旧不能改变让他喝茶的结局,现实就是现实,一旦形成了主意,那就是铁定的条例。

茶还没到嘴里,他又是哇哇一阵呕声,那恶心劲不是一般的令人平静。

“喝,还是不喝?”杜跃凡被九哥一阵猛吼,心里已然憔悴,看着那黑洞深邃的枪杆子,他不得不服从这种淫威胁迫下的规矩。

杜跃凡没有退路,只能再一次闭上眼睛,自食其果。

花颜笑脸女郎极致迷人

连番的干呕声让杜跃凡身心疲惫,一次次被逼无奈的行为让他意识到什么是得罪了你最不该得罪的人,你将会受到真不值当的惩罚!这就是杜跃凡的心得体会。

没有人来救自己,也没有人将消息传到他姨夫邓高翔那里。怎么办?照这样下去,自己肯定是要被整死的。杜跃凡想到这,心里不由的隐隐做怕。

“想啥呢?这功夫茶要不要再来一壶?”九哥打趣的调侃他。

杜跃凡摇摇头,那劲比拨浪鼓还猛。

“不喝也行,上次的条件立马给我办了就算了结。”九哥比较恬淡的将条件抛出。

杜跃凡何尝不想了结此案,他只是苦于有心无力,撼不动大树的根基。邓高翔不会因为他这个侄子而放弃金钱游戏的追逐,他要钓的就是像敬春祥这类的上层人士,也只有这类人才能真正成为他的印钞机。

“怎么想不明白是不是?”九哥火了,他一把捏住杜跃凡的腮帮,手指使劲一按,杜跃凡的嘴自动的裂开一条缝,九哥顺势将剩余的残渣剩水倒入了杜跃凡的口中。杜跃凡来不及闭嘴,嘴里一阵苦涩灌入,苦,真他妈苦!杜跃凡挣扎的晃动着那颗被摧残的头颅,每一根头发都在空气中舞动着个性,因为它们都在抗争着这份不平等的待遇。

杜跃凡不是孬种,只是怕死而已,他觉得这样不明不白的魂归草溟不值当,连对方姓啥名谁都没摸清楚,做鬼都无处投诉!他必须要弄清楚这两人的名字。“好汉,大哥,你们这事真的很难办,我就一个催债的,我能怎么样?”杜跃凡叫屈道。

“知道你是催债的。老子让你不要去催了,你居然还敢报警,真的是活得不耐烦啦!”杜鹏飞最气的就是他们报警,这要是放在道上来讲,简直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嘛!

“大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再说,这警也不是我报的啊。”杜跃凡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残汁,委屈的说道。

“不是你报的是谁报的?”杜鹏飞不爽的斜目瞧去。

“我舅舅。”杜跃凡不想再喝那破茶啦,要这样喝下去,除了死别无可恋。

“你舅舅?你小子很会搞飞机呀,前面窜出个姨夫,这时又钻出个舅舅!你比刘德华还牛!”显然杜鹏飞不太喜欢对方的说词,邓高翔到底是他姨夫还是他舅舅呢?这让他有点烧脑。

“姨夫是姨夫,舅舅是舅舅。”杜跃凡强调道。

“咦,真还是两个人啊。”杜鹏飞惊喜的看着他,同时九哥也止住了手中的茶杯。

“我舅舅姓林名叫少华。”杜跃凡十分平淡的说出了这个名字,从感觉上来看,他是极不情愿的。

“哦!”这下轮到杜鹏飞惊讶了,这林少华莫非就是当年被废的刑警林少华?

九哥也愕然的惊了一跳,这名太熟悉了,熟悉得让他睡不着觉,他脸上的面肌跳了几下,明显的把牙部神经也蹦得很紧,他动了动鼻尖,咬肌十分健硕的突了出来,双眼在川字眉下微微的凹陷下去,咋一看有些狰狞。

杜鹏飞有意识的看了九哥一眼,这一眼包含着无限的凝重。

杜跃凡见二人一下子消停了,原本还有些情绪的他,此时也在揣摩他俩的心理,这林少华真还是镇山之宝不成?早知道,老子早就该拿出来祭旗,也不至于喝这苦不拉几的功夫茶。想到这,他肠子都有些青,想到这,他“啪啪”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故意吼了一句:“哎呀!我的个舅舅也。”

一声惊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二人,四目一横又将杜跃凡嚣张的气焰给逼了回去。

“两位大哥,你们和我舅舅是不是老熟人?”杜跃凡不失时机的问道。

“你觉得呢?”杜鹏飞冷冷的哼了一声。

“我觉得你们应该是。”杜跃凡厚着胆子说出了心中的猜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杜鹏飞不愿意在这段回忆中耽误过多的时间。

杜跃凡似乎捕捉到一丝信息,他试探的问:“既然那么熟,能不能放过小侄?我就一追债的,跟你们八竿子打不上联系呀。”

“谁叫你去做敬老板的业务,你自己找刺激怪的了谁?”杜鹏飞没好气的顶了回去。

“一个是姨夫,一个是舅舅,你说我不做能行吗?”杜跃凡一脸苦瓜相,这真的是哑巴吃黄连,苦不堪言。

“算了,看在你舅舅的份上我们就将这笔账一笔划掉,各不追究!”杜鹏飞面色怡悦,化开了那团愁云。

九哥见他这般说,心中也是豁然开朗,随着杜鹏飞的节奏说:“罢了,权当是个误会吧!”

二人说完,各自收拾好枪支,啥话没说转身出了杜跃凡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