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后才听着他道

   “不是去救你妹妹?”

   宣云脂眨眨眼,没说什么,坐上车子。

   虽然她并不认为会出现什么危险,但是他既然想要跟着,便跟着去。

   前面雷叔开车,唐一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从这里到江水码头有一段的路程,她浑浑噩噩竟然又睡过去了。

   脑袋一点一点,司云邪侧头,看着她那副疲惫的样子,径直的伸手直接将她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怀里。

   精致俊美的脸上,嚣邪又尊贵的气势,露出一个慵懒满意的微笑。

   庞雷从后视镜无意中看到这一幕,一个激动,踩着油门飞出去好远。

   他们家帮主跟这位司先生关系实在是好啊。

   一向在庞雷眼中警惕性非常高的帮主,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醒过来,而且身体还下意识的往司云邪的身上靠,像是找到了一个温暖的热源一样。

   庞雷看着又是一个激灵。

   优雅淡然清纯美女鼓浪屿一日游

   昏昏沉沉宣云脂睡了一路,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江边。

   她睁开眼睛,从司云邪的怀里起身。

   她揉了揉眉心,推开车门走出去。

   “少爷。”

   远远的就听到赵秀的呼喊声,赵秀小跑过来。

   宣云脂看着码头上只有自家的兄弟,李蛇的人还没到。

   “怎么到这儿来了?”

   赵秀现在正在搭理不夜城等一系列铺子的生意。

   打打杀杀的事情,宣云脂也不会让她参与。

   赵秀指了指远方穿着一身旗袍的烟儿。

   “烟儿说,她有一些东西要来这里取,我便陪她过来了。”

   宣云脂眉头一挑,看向烟儿。

   烟儿攥着手里的白色珍珠包,脸颊红了一瞬。

   然后一步一步朝着宣云脂的跟前走来。

   在她要穿越码头的时候,身后一排车子快速行驶而来。

   一下子挡住了郑烟往这走的路。

   李蛇从车子上走下来,脸上的刀疤,随着他的笑变得越来越狰狞。

   “吆,宣云帮主。好久不见呐。”

   他笑呵呵的往这走来。

   宣云脂关上车门,上前走了两步,她红唇带着笑姿态懒散依旧

   “听说,你把我妹妹给绑了,人呢?”

   李蛇哈哈大笑,

   “宣云帮主,我哪儿敢绑你的妹妹,只是请她来做客聊了两句罢了。”

   宣云脂点点头,

   “你想要东方元?”

   李蛇脸上的刀疤随着他的笑更狰狞了

   “用东方元来换你妹妹,总归是值得的。宣云帮主觉得呢?”

   她煞有介事的点头,

   “人呢?带来了吗?”

   李蛇笑的开怀,

   “我怎么敢随随便便将她带到这种不安的地方来,毕竟”

   话没说完,听着咔嚓一声,像是子弹上膛。

   宣云脂手中握着一把银枪,已经贴在了李蛇的脑门上。

   “既然人没有带来,那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淡淡的语气,懒散的语调。

   明明看上去那么无害,可看她的动作下一秒就会射出子弹弄死他一般。

   李蛇身体一僵,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宣云帮主这是什么意思?”

   宣云笑的开怀

   “要你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