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平君咬着唇,缓慢的整理着凌乱的礼服。

   她站起身,才刚刚迈出一步,长腿间的酸软直接逼出了她的眼泪。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人生当中第一次参加这么高雅宴会,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还好,此时洗手间内没人,不然,她不知道究竟要如何面对陌生人的目光。

   她走到镜子面前,整理自己的仪容,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才走出了洗手间。

   傅平君才走到宴会大厅,就见到乔锦儿正在那里和一位模样好看的男人交谈。

   她走到乔锦儿身边,垂着头站在那里,尽量降低她的存在感。

   但正在和乔锦儿交谈的男士,好奇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她身上,他看着乔锦儿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乔锦儿扫了一眼身边的傅平君,笑容不变:“她是姨母的远亲,叫傅平君,前段时间来投奔姨母。”

   男人点了点头:“原来只是远亲,难怪不如乔小姐好看。”

   “平君有她的好,姨母平时提起她,都是赞不绝口。”乔锦儿柔声帮傅平君说话。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没有顺着乔锦儿的话往下说,很快找了一个新的话题,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对傅平君的忽视。

   草莓味马尾女生甜笑怡人治愈系写真

   乔锦儿看到眼前男士的反应,满意的勾了勾唇。

   她今天参加宴会,本来是想要装作不经意的和表哥碰面,但没有想要表哥没有见到,反而是招惹了一群不该招惹的男人。

   在应付完那些凡夫俗子后,乔锦儿和傅平君两人坐在一旁。

   长时间保持她名媛的得体,让乔锦儿有些累。

   她盯着面前的傅平君:“之前为什么去洗手间去了这么长时间。”

   傅平君低头,没有说话。

   她不擅长说谎,面对回答不上来的问题,只能够沉默应对。

   “傅平君,应该知道,虽说是傅家的远亲,但那点可怜的血缘关系,几乎等于是陌生人了。

   姨母是心肠好,才会让进入傅家,供吃住和读书。而我,今天让陪同参加这样的高级宴会,是让保护我的,而不是让当个哑巴的。”乔锦儿唇角上扬着,笑容表面上看上去十分温暖,说出来的话却依旧冷酷刻薄。

   傅平君抬起素净的脸,小声道歉:“对不起。”

   乔锦儿看到傅平君这么一副窝囊的模样就恶心。

   要不是她今天身边缺一个绿叶来衬托她的美貌,她是不会让傅平君跟来的。

   乔锦儿视线在宴会大厅中央,那些身着华美衣裙的人身上划过。

   宴会厅当中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是她想要找的人。

   ……

   傅家别墅。

   顾宁欢坐在化妆台前,卸掉脸上的妆容。

   走进浴室泡完澡出来,掀开被子躺在床上。

   她以为,等到回到家之后,等待她的会是一场亲密。

   但傅西深却比她想象当中要忙。

   还没有下车,公司电话就打过来了。

   一回到别墅,便就进了书房。

   亏了那个电话,让顾宁欢也能够十分清静的睡在床上避免傅西深的打扰。

   等傅西深回到主卧,见到顾宁欢正看着手机,笑的很开心。

   见到他进来之后,她脸上的微笑几乎是瞬间消失,将手机调整至静音放下,钻到被子当中睡觉。

   傅西深见到她抗拒他的神色如此明显,眉头微微皱起,眼神当中带着不悦。

   他掀开被子上床,看着离他远远的顾宁欢,伸手想要将她抱过来。

   顾宁欢直接拍开他的手:“如果想睡觉,那就睡觉。如果不想要睡觉,就继续去书房工作。”

   “到底在和我闹什么脾气。”

   顾宁欢闭上眼:“没有闹,我只是要休息,不是谁都有这么好的体力,能够做一晚上都不累的。”

   说到这里,顾宁欢就觉得奇怪,傅西深作为一个那么忙的公司总裁,平时锻炼的时间也少,但体力怎么能那么好。

   傅西深眼眸渐暗,望着此时背对着他的女人:“顾宁欢是不是打算一直和我这么别扭下去。”

   顾宁欢坐直了身体,漂亮的眼睛瞪着他:“难道是我找别扭了?是谁先冷我的。”

   “那离家出走是为了谁,是因为害怕傅家,还是因为和一起去情侣餐厅的男人。”傅西深冷声问道。

   顾宁欢有些生气:“我离家出走不是因为害怕傅家,是觉得乔锦儿太烦了而已。至于情侣餐厅,我和商颂去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那里是情侣餐厅。”

   “商颂。”傅西深听到商颂的名字,脸色更加阴沉。

   顾宁欢担心傅西深又会一言不合就封杀商颂,忍着脾气解释:“因为在拍摄广告的现场,有工作人员想要拿凳子砸我,商颂帮了我,我才会请他吃饭的,不要封杀他。”

   傅西深听到顾宁欢帮商颂说话,一句话都没说,转过身睡下了。

   顾宁欢看着傅西深,所以,这男人是接受了她的解释,还是不接受和她闹起了脾气。

   她有些猜不透这个男人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明明将她闹醒,不就是为了和她吵架的吗?怎么吵到一半,就不在继续了。

   不继续就不继续,她睡觉好了。

   顾宁欢猜不透,也气不过傅西深的态度。

   可却牢记她明天还要参加《告别旧时光》开机仪式,绝对不能够睡眠不足。

   第二天一早,顾宁欢就接上商颂前往剧组,《告别旧时光》这部剧在京都郊外拍摄。

   对于她和商颂而言,也是很方便的事情。

   商颂看着顾宁欢明显困倦的神色,有些好奇:“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没有睡好吗?”

   “昨天晚上和男朋友吵架吵得影响了睡眠。”顾宁欢没有任何掩饰的坦然承认。

   商颂眼尾神态轻慢:“现在可是当红艺人的经纪人,要有自信,要是男朋友不听话,就应该甩了他,有我在,难道还担心找不到比他更好的?”

   “不会有比我男朋友还要好的人。”顾宁欢一边开车,一边笃定的说道。

   商颂不以为然,只将顾宁欢说的话,当做是爱当中小女人的盲目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