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遇……”霍振东看着他,“我没有……”

   傅景遇的话,莫名地让他觉得有点难受。

   他能够感觉得到,傅景遇的这个决定,是因为他……

   一定是傅景遇感觉到了什么。

   傅景遇从容地道:“我去看看星星。”

   该说的,傅景遇觉得自己已经说完了。

   霍振东望着他的背影,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用力在旁边的柱子上砸了一下。

   傅景遇的云淡风轻,和从容不迫,倒弄得他失了风度。

   傅景遇好像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慕十七看到傅景遇走了,又看到霍振东砸柱子的样子,心疼了一下那个柱子,这得多疼啊!

   明明这两个人就说了几句话,可她莫名地觉得像修罗场。

   她走了过去,“你没事吧?”

   午后粉系女孩睁大电眼很迷人

   她晶亮的眸子,偷偷打量着霍振东的手。

   霍振东说:“没事。”

   “你受伤了。”当她没看到吗?

   霍振东看向慕十七,不悦地皱起了眉,“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该听的都听了,不该听的也听了。

   不过她不是故意听的啊!

   慕十七感觉霍振东冷漠地看着自己,问道:“你要不要包扎一下?”

   虽然她本来是想来找他解释清楚的,但看着霍振东这样,挺难过的样子,又觉得现在不是找他算账的时机。

   霍振东看了看自己的手,这算什么?不过是一点小伤。

   他说:“不用了。”

   见他就要走开,慕十七忙跟了过去,“我来找你,是有话要跟你说。”

   “不想听。”

   “你这个人也太任性了趴。”慕十七说:“苏琳欢出车祸了,你知道吧?”

   霍振东顿了一下,看向慕十七,慕十七道:“我听说好像挺严重的。”

   霍振东听完,想起昨晚自己跟苏琳欢说的那些话……

   -

   第二天早上,叶繁星早早的,就被傅景遇叫醒了,他抱住她,“宝贝,该起床了。”

   叶繁星想起他们今天要回江州,飞机很早,懒散地睁开眼,望着面前的傅景遇,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困,不想起床。”

   “起来吧。”傅景遇笑道:“去车上睡。”

   叶繁星困得很,真的特别不想起床,但又知道赖床是不可能的,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傅景遇在旁边帮她穿着衣服,笑道:“也就是小灯泡还小,你说,以后要带着你俩出门,还得负责照顾你俩,我是不是很累啊?”

   叶繁星望着他,“你嫌弃我了啊?”

   傅景遇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没嫌弃,以后小灯泡长大了让他自己穿。”

   “……”叶繁星望着他,这可真是孩子亲爹。

   穿好衣服,她去洗漱,一边哼哼道:“丧心病狂,这么早就叫人起床,你是假的老公吧。”

   叶繁星以前不爱睡懒觉的,都是生了小灯泡之后养出来的毛病。

   不对,应该说是被傅景遇宠出来的毛病。

   傅景遇望着她一边碎碎念,一边去洗漱,宠溺地笑了起来,有这样一个老婆,真是一点都不会腻。

   叶繁星上了个厕所,洗了个手,连脸都没洗,刷个牙,梳个头发就出来了。

   傅景遇看着她,“你没洗脸。”

   叶繁星收着东西,“不洗了,回家再洗,你不知道我们女生洗个脸有多麻烦。”

   “……”

   (这章是月票3500的加更。等会儿点左右还有,等不及的宝贝早点睡,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