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云扬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意外生的。”赵海驹连忙保证着中他对于我这个杰傲不逊的小子可是成分的小心生性哪一句话又是触了我的楣头惹我不高兴了。

   特护病房之内那位高衙内在病床之上痛苦的躺着说他痛苦是因为他那扭曲的脸以及那全身各处打满绷带的身体按常理估计人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愉快到哪里去。

   “云扬是现在开始还是要再查看一下他的病情?”赵海驹看我围着病床来回转了两圈却是没有想动手的意思。

   “呵呵赵爷爷我要适应一下昨天才打的他今天就要来救他这心里反差也实在太大了。”我笑着回答道。

   “小子怎么这么多事反正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是要帮我这个老头子的忙把他给弄醒。”赵爷爷说道。

   二女来到了我们的近前。

   远处看我只是觉得那位年轻女子的美丽但是近前再看我立刻感受到她身上有着我几位老婆身上似曾相似的气质但却又是那般的不同。她有着冰儿的高贵但却没有她的清冷;她有着诗画的书卷气息但却眼光锐利;她有着钟灵身上我曾感受到的成熟韵味但她却没有钟灵那异常火爆的身材。她有着一付近似西文女子的面庞眼窝很深棱角分明虽然她有着白晰的肌肤但她却有着一双黑色而明亮的眼睛。

   “呵呵放心啦赵爷爷我答应的事一定不会反悔的。”一边说着已是伸按在了高行远的头上而身旁的赵海驹和郑渊明却是摒住呼吸全神贯注的观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果然如我所料高行远正是被我的一个加大能量的黑暗系魔法“蚀魂”给弄得到现在还未醒来本来照理说“蚀魂”并不让人昏迷只是让人在一个月的时候内慢慢的失去记忆罢了不过我这次用的魔法能量过于强大直接便把这家伙的脑神经给弄坏了许多而且现在还在不断的侵蚀着。看来要想让这个家伙现在苏醒过来还需要自己花点时间把他受损地神经修复一下。不过那些丢失的记忆可是找不回咯。

   我运起能量输入高行远的脑海之中慢慢的修复着那些受损地神经这个地程说来简单可却是异常的复杂也是万分的危险。幸亏我对医学方面的知识还算是涉猎了不少。因此现在做起这些操作来也算是有的放矢只是熟练度有等提高罢了。

   “好了。”我慢慢的将手从高行远的脑门上移开。

   Dream Girl

   “好了?这就好了?”赵海驹有疑惑的问着在他看来我可是什么啥都没做。

   “呵呵我说好了那就是好了我帮们把他叫醒啊。”我笑着已是一道小小的闪电挥出击在了高行远的身上只听得这位高公子一声惨呼身体已是剧烈地抖动了几下接着便听到他一阵的咳嗽。

   赵海驹和郑渊明虽然已经年世已高。但他们的眼力却是比一般地年素人都好上许多他们都清楚的看见刚才有一道有如电光的东西击在了高行远的身上。他们都知道我的武功高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身怀异能我地表现让他们不由的大吃一惊。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许异样地神情。

   “我……我这是在哪?”没容赵老和郑老多想病床上却是传来高行远有些沙哑的声音。

   “真的醒了!”赵海驹第一个冲到了床头只见高行远已是双目微睁。虽然全身因为裹着绷带还是无法移动但是这小子的确是醒了过来。

   “行远。总算是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赵海驹的脸上立即堆起了笑容非常亲切的问道。

   “是谁?”高公子有些吃力的说着对他来说面前的这个老头可是从未见过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嗯?”赵海驹有点奇怪但是他地没往深想只是觉得可能病人刚刚清醒神志还相当模糊。“呵。行远醒来就好多休息就好了。”

   “是呀!行远安心在床上躺着我这就去给爸爸和爷爷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看。”郑渊明在一旁笑眯眯的说着。

   高行远又是一脸疑惑地疑惑的看着郑渊明他很是奇怪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和自己说话。

   “赵爷爷、郑爷爷我们去外面说话让他休息一下吧!”我向二老打着招呼向外面走去。

   特护病房外我们三人站立于走廊之上。

   “云扬好象有什么事要对我们说?”郑老爷子由于职业的习惯对于身旁每个人的面部表情总是观察的非常仔细。

   “是的高行远是醒了但是我有一件非常不幸的事要告诉们这家伙失忆了只是他有多长时间段的失忆现在还无法确认。”我毫不隐晦的说着在我看来我能把他弄醒已算是大慈悲了。

   “啊?失忆!”赵海驹这回才算是明白过来敢情刚才那高行远的表现并不是什么刚刚苏醒后的短暂神志不清。

   “是的具体情况们可以请医院的医生对他进行下智力以及神经方面的一些检查。二位爷爷我今天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接下来的事就靠们二老了。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笑了笑这就准备走人这地方我可是一分钟也不想多呆。

   “哎慢点啊!我还有话要问呢!”赵海驹见我要走立刻栏住了我。

   “呵赵爷爷您还有什么事吗?”我转回身问道。

   “刚才那唤醒高行远的动作我怎么好象看见有电光来着。到底是什么回事?”赵海驹问道。

   其实刚才我是故意给二老展示了一下我的实力罢了虽然只是小小的展示但我相信那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我如此举动是因为我想让他们二人明白我并非象他们想象的那般简单我还有很多秘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呵呵赵爷爷原来您看见了呀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给他来了一击闪电罢了。”我轻描淡写的说着。

   “闪电?什么意思?”郑渊明在一旁有些不耐的接上了话。

   “呵呵不会吧郑爷爷您难道连闪电的意思都不明白吗?那我再说明白一点我用闪电电了他一下让他清醒的快一些。”

   “不是我是想知道小子刚才所说的闪电那怎么会出现在的身上又如何可以使用它?”郑渊明有些急促的说着对他来说这件事充满着神秘。

   “您可以认为它是一种特异功能这么说我想您应该可以理解吧!”看着郑渊明那有些夸张的面容有些得意起来毕竟这个世界上象我般的人儿还是不多的。

   “我明白了。”毕竟郑渊明是国安部的部长对于这些奇人异士还是听闻过许多我稍一提醒他便明白了过来。

   “难怪小子这么大本事原来会特异功能啊!”赵海驹在一旁也是一付恍然大悟的模样。

   “呵呵赵爷爷在我看来这可不算是什么本事。”我自谦的说着说真话在我看来这点小玩艺儿还真不算是什么本事。

   “瞧小子那美得样心里肯定很得意吧。在我们这两个老家伙面前还装什么装呀?”赵海驹的心里很是高兴我越有能力那就说明他自己压宝压对了他很庆幸自己一直以来都和我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我正在这儿聊着忽然从走廊上传来一阵高根鞋敲击地面的“的的”声这一层都是特护病房在这里出现的人本来就少除了医生一般都是非富则贵这高根鞋的声音便自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只见远处徐徐行来两位白衣丽人一样的高挽着髻一样的行色匆匆一样的高贵而美丽不过她们却有明显的年龄差距一位风韵尤存而另一位则是风华正茂。

   “咦!”郑渊明先出了一声轻呼他似乎与走来的二女熟识已是快步迎了上去。

   “赵爷爷这两人是谁?”趁着郑渊明迎上前去的时候我向身旁的赵海驹打听道。

   “小子是不是看上那个女娃娃了。哼可别打她的主意她可是高明未过门的媳妇。”赵海驹以另外一种方式间接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嘿瞧您说的我只是问问我是那样的人嘛。”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小子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在振荣商业街那块儿买那么大的房干嘛?昨晚和九个小丫头进去之后她们就一直没有出来过想我会怎么认为这件事?”赵海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着。

   “嘿……”我现在除了傻笑没别的可做了。

   我这儿正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郑渊明已是领着那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