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沈念之再次看了眼屏幕,镜头切换,转换到另一个人身上。

   听到沐云帆的话,她抿唇垂着脑袋跟上去。

   候机室很快就到了,司马钧在候机室里面,看到他真人的时候沈念之内心还是相当激动的。

   虽然司马钧没有收她做徒,但也指点了她不少关于绘画上面的内容,这一次能跟着他们来M国见识到了一场盛大的绘画双年展,让她又有了一层新的感悟。

   “双年展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司马钧看着沈念之,“绘画组一直决定此次的金奖就是一顾千年。”

   司马钧的目光很有穿透性,沈念之抿唇,她已经答应了顾溪桥不让任何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在司马钧的目光下她有忍不住动摇,国际金奖,这么高的一个奖项,如果不告诉顾溪桥,那么这个奖就会失之交臂。

   毕竟,他们不会凭空给一张来路不明的画颁奖。

   “司马先生,让我想想。”沈念之叹气。

   她感谢司马钧能给她这个机会来这里,但是她也不会忘记顾溪桥给予她的帮助,她决定先回国联系顾溪桥,国际绘画双年展的头筹,这么高的一个名利,无论是谁都会为此心动的吧。

   司马钧听她似乎有动摇的意思,微微点头,“这个奖项很难得,回去一定好好跟她解释一下其中的利弊。”

   这是所有绘画家心中最高的目标,没有人不会心动,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回视若无睹,所以司马钧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人真的会一点儿也不动心。

   纯净唯美红色毛衣少女下雪天户外美拍

   广播提示登机的消息已经传过来了。

   “司马爷爷,沐哥哥,们怎么还不走!”贵宾室门口溜进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长相精致可爱。

   司马钧起身,拿起了拐杖,“这就走了。”

   孟雨凡伸手想要抱住沐云帆的胳膊,沐云帆微微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一张华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沐哥哥!”孟雨凡气得跺脚,“司马爷爷,看他!”

   “雨凡,跟爷爷一起走吧,沐哥哥还要拿着画,他宝贝的这幅画,连爷爷碰一下都不给的。”司马钧见怪不怪了,笑容满面地看着孟雨凡。

   司马钧脚边有一副裱起来的画,正式那幅顾溪桥用来参加双年展的。

   沐云帆将画拿起,紧紧握住,神色庄重而肃穆,高冷孤傲的面庞变得缓和了稍许,那双犹如黑魔一般的眸子有点儿恍惚。

   看到这个样子的沐云帆,孟雨凡咬了咬牙,盯着那幅画,目光闪过一道冷意。

   从去过一趟N市,再回来的时候,她就感觉沐云帆有点儿变了,以往他绘画时都是极为认真,从不会分神,然而去了一趟N市之后就变了,有时候绘画到一半就会突然放下笔,然后看一眼这幅画。

   有多少次她都想将这幅画撕碎,然而他看得极紧,她没有任何机会。

   看着那幅画下面极小的四个大字:一顾千年。

   孟雨凡垂下眸子,掩下了眼里的那抹恶意:既然还没出现,那就永远也不要出现了。

   沈念之走在最后面,有点儿苦恼,要怎么说才好呢,其实那幅画的主人就是顾溪桥,然而看沐云帆的样子又极为不喜欢顾溪桥,他是极为迫切想知道“一顾千年”是谁,真是纠结。

   这两个人明明就是一个人,然而他却对着两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

   还有这个孟雨凡,对沐云帆的占有欲特别强,性格又极为霸道,家世不凡,到时候如果真的知道了顾小姐,那顾小姐还不得被烦死?

   真是一团早!沈念之叹气。

   一切到帝都的时候再说吧,洛文朗说过,顾溪桥就在A大学医。

   她在B大的艺术系,到时候找顾小姐也方便。

   A大,顾溪桥演讲完就下台,不管她制造的任何轰动。

   系统挥舞着透明的翅膀在她眼前飞来飞去。

   她幽幽地抬头:“小统统,体现能力的时候到了。”

   系统:任劳任怨地帮顾溪桥加密一切可以加密的信息。

   但是这件事不是系统加密了信息就可以解决的,细胞融合这个研究已经震惊了医学界,先不说会造福多少人类,单单是能消除排异影响,就已经足够让那些人明白她的大脑究竟有多恐怖。

   谁想要跟命过不去,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趋之若鹜。

   “那项专利怎么加上了我的名字?”祝源突破重重记者的围堵,来到后面找到顾溪,“是不是傻啊,这明明就是自己研究的!”

   看到一脸淡然的顾溪桥,祝源又忍不住了,他简直想撬开顾溪桥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装了些什么东西。

   “这件事也有参与,那个融合问题是发现的对吧,里面所有的研究报告时准备的没错吧?”顾溪桥拍了下祝源的肩膀,“好好努力。”

   “那些只是小问题,这个专利对来说非常重要……”祝源话还没说话,就被顾溪桥打断。

   她拿出手机,“行了行了到时间了我都要去看我朋友了,再见!”

   蒋教授刚好从后门里出来,就听到这两个这互相推让专利的事儿,愣了好久。

   入这个行业以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只要是牵扯到一点儿的名或利,哪个不是削尖了脑袋据理力争,哪儿见过有这样互相推让的?

   祝源拿过的奖项过多他可以理解,但是顾溪桥就不一样了,这个奖,应该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奖,没想到,她最后竟然做的是这样的选择。

   这项专利后面加上了“祝源”这两个字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有人的目光只会聚集到祝源身上,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医学天才,纵然是顾溪桥在这项实验当中起到了百分之九十的作用,也没人敢相信,因为她没有名气,那些人只会相信祝源。

   “我好不容易把这项专利的名字改成了她的!”祝源按了下眉心,“所有的事情都已安排好,说她是不是缺心眼儿?”

   一个大好的名利双收的机会,就这么拱手于人,祝源心里也不知道是叹气还是叹气。

   虽然,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

   “她不是缺心眼,而是的作用不可忽视。”蒋教授笑着拍了下祝源的肩膀,“接下来应该会很忙,研究小组的事要处理,估计还有不少大人物要见。”

   建立这个研究小组的初衷不是这样啊,明明应该是顾溪桥那货!

   祝源虽然无奈,但是完全没有办法拒绝,无他,顾溪桥上次给的那个报告他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她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反正只有呆在这里,他才能找到更多的灵感还有进步的空间。

   所以,任劳任怨吧。

   叹气,什么时候他堂堂一个医学界的天之骄子变成了打杂的?

   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是个特别铃声,祝源忙不迭胖到一边接起来,“师父?”

   “臭小子,是不是在A大?”那边的声音很洪亮,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

   祝源立马就知道了容飞霜打电话过来的意思,于是解释,“是的,不过这里面还有一点儿曲折,恩,师父想不想给我再收个师妹?”

   他在跟他师父推销顾溪桥。

   “收什么收啊,”容飞霜嘟囔一声,“们这群玩儿洋医的,我哪儿会教,不过我倒是古武界的那一群人说好像有个华佗后人。”

   “嗤——华佗后人?”祝源翻了个白眼,“师父,您不会真信吧?”

   容飞霜一瞪眼,“嘿,这崽子,欺师灭祖!”

   “行行行,我不说不说您开心就好,”祝源想起了上次顾溪桥在视频里使用的金针,灵光一闪,说不定她也会这个,反正现在她就算说她会上天她也信了,于是开口,“师父……”

   “不说了!我要登机了,今天下午四点到帝都,记得来接我。”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祝源整个人都呆了,等等,他总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什么。

   按照估计,难道他师父不应该是个半个多月后才回来,为什么现在还没到时间他就匆匆赶回来?

   难道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儿,最近半个月他一直在A大实验室呆着,已经很久没有滚珠外界的风韵变化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祝源本来想打电话问问唐清秋,然而刚拿起手机就听见蒋教授在叫他,他只好收回了手机。

   萧云所在网络剧剧组。

   “小乐,我的剧本呢?”萧云画完了妆,再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放在一边的剧本不见了。

   她现在拍的这个剧是一个有着无数原著粉的悬疑剧,按理说现在与很多人看不上网络剧,因为觉得质量不好,然而项坤特地为她选了这个剧。

   这部网络剧,是拍一集放一集。

   萧云是里面的女主。

   本来一切挺顺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萧云总觉得命犯小人,大事小事数不胜数,她按了下脑门,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萧云。”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萧云回头一看,发现时美丽优雅的彭子娴,她立马起身,“彭小姐。”

   自己还是个新人,彭子娴是当红花旦,萧云很有作为一个新人的自觉,对前辈相当尊敬。

   “别那么客气,叫我彭姐就好。”彭子娴笑了一下,而后看着萧云,俏皮地眨了眨眼,“我看的助理似乎很着急,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没事。”萧云冷艳的脸上勾起一丝笑意。

   彭子娴微微颔首,“那行,有事尽管找我,我今天的戏份拍完了,先去换衣服。”

   萧云起身看着彭子娴进了化妆间。

   彭子娴今天九点来的,眼下才十二点多一点,她今天的戏份就拍完了,而她这个女主,来得最早,回去得也最晚。

   萧云知道,项坤跟她说的应该不曾有假。

   “云姐,怎么办?”小乐是萧云的小助理,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剧本找不到了。”

   “打电话给坤哥,他那里应该有。”萧云深吸了一口气,好在她有提前背台词的情况,接下来的台词,脑子里还有印象。

   小乐应了一声,立马打电话给项坤。

   “打电话给坤哥?他不在这儿?”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越的声音。

   让小乐慌张的心突然平静了不少。

   萧云回头,便看见顾溪桥站在身后不远处。

   萧云目瞪口呆,这个剧组还是相当严密的,这里应该没什么人认识顾溪桥,她怎么就这么进来了?她记得那个看门的顺带方法盒饭的大叔还挺威严挺吓人的,连彭子娴的面子也不给,“做了什么?”

   顾溪桥想了一会儿:“对他笑了一下?”

   萧云:靠!

   与此同时,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声音,【叮!出发日常任务,帮助萧云找到剧本!完成任务奖励,20积分!】

   顾溪桥,“小统统啊,终于正常了。”

   帮萧云找到剧本?顾溪桥轻笑一声,眸如新月,容光照人,纤尘不染,“小云子,我观印堂发黑,有小人作祟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