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待?木易大师的意思是……”

萧明此时点了点头,主动走上前开口道:“实不相瞒,这炼丹台上的材料乃是在下研究改良丹药的丹方所用,每一点都要求的非常精确,不是可以随便动得的,像小兄弟刚才那样随意摆弄,如果不能给在下一个合理的交待,那就别怪在下不给面子了。”

石峰若有所思地看了几人一眼,算是弄清了眼下的情况,却仍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耸了耸肩,道:“如果是这样,那陆丰只能先说一声抱歉了。不过嘛,如果按照萧大师刚才分配的分量,恐怕永远也不可能研究成功。”

“!”萧明双眉倒竖,下意识地便想要发飙,然而脑中突然又响起木易方才的话,这才又控制着脾气,咬牙道:“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之前的研究做的都是无用功不成?!”

“是与不是,陆丰说的不算,萧大师不妨自己过来看看,经过陆丰修改后的分量,跟萧大师之前的有哪些不同。”石峰侧过身子,将身后的炼丹台完全亮了出来,大方地迎接着萧明审视的目光。

萧明认真地打量了石峰几眼,这才一言不发地走到了自己的炼丹台前,久久没有言语。而木易等人此刻看向石峰的目光中的表情则各有不同,像是木易只是微笑着朝着石峰点了点头,像是对石峰刚才的做法很是赞许一般,而萧晴看向石峰的眼神则是好奇中带着几分谨慎,颇有些青琳第一次被石峰指出炼丹错误时的模样。至于裘浪和张威此时都是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就连雷啸天都颇感兴趣地看着萧明的背影。

只不过,这些目光根本就没有被石峰放在心上,在石峰眼里,此刻只能看到青琳和庒灵韵二女直勾勾的目光。而石峰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便侧着头避过了青琳热切的眼神,直接走到了庒灵韵的身后站定,轻声道:“不好意思,让担心了。”

面对着青琳转向自己的目光,庒灵韵双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胜利之色,这才转过头对着石峰笑道:“没事,我理解,这是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情难自已。再说,这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庒灵韵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相信着石峰,而其他人则是多少都侧耳留神着萧明的反应,好一会儿只见萧明突然一拍桌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道:“这……怎么会这样,难道说,我之前的推断真的全部都是错误的不成。”

萧晴可以说是几乎从没见过自己父亲在炼丹上流露出如此慌张的模样,此时闻言赶紧走了过去,道:“爹,怎么回事,看出什么了吗?”

萧明摇了摇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还没有,暂时我还看不出最后的结果,但是现在这炼丹台上的药材配比,显然比刚才更加合适,直接解决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的问题。”

听了这话,萧晴忽的回过头,看向身后那仍是一脸淡然模样的年轻人。萧晴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个看上去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子究竟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只是看一看,动一动,就解决了困扰自己父亲好一段时间的难题。

校服清纯少女阳光下明媚写真

相比之下,萧明倒豁达的多。发现石峰不但不是在乱来,反倒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之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石峰面前,握住了石峰的手,道:“我萧明天生就这么副臭脾气,如果刚才有什么冒犯小兄弟千万别往心里去,刚才我还不相信我那师兄对小兄弟的认可,不过现在,我也算是心服口服了。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师从哪位丹道前辈?”

见萧明急性子的模样,石峰先是表明了自己不会往心里去的态度,然后才接着道:“在下名叫陆丰,乃是东部州群出身,此行是特意来中州游历,增长见识。至于这师从,说来萧大师或许不信,这炼丹之道只不过单纯是小子兴趣之余自学而成,并没有什么正经的师傅教授。”

不仅是萧明父女,木易师徒三人也是第一次听石峰说起师从方面的事来,然而听清石峰的话后,几人更是如遭雷击一般,齐齐陷入了石化的状态中。

“怎么了,小子刚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怎么看大家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劲的样子。”看着萧明和木易呆滞的模样,石峰明知故问地笑着说道。

萧明此时才从呆滞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摇着头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听了陆丰兄弟的话之后,突然感觉我这么多年的丹算是白炼了,亏我还一直被丹塔的同仁们誉为天才,跟陆丰兄弟这么一比,真是什么都算不上。还有,陆丰兄弟也别再叫我萧大师了,萧明实在承受不起。”

“那……我便称萧大师一声萧伯伯,这样行吗?”

“行,当然行,这样就够了。”萧明话虽这么说,此刻却并没有半点长辈的样子,显然仍然处在对石峰实力的震惊中。

这时,木易才走到萧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嘿嘿嘿,不瞒萧明师弟说,师兄我第一次见到陆小兄弟展露身手时,也完全跟萧明师弟一个样子。只是没想到就连萧明师弟如此天才对陆小兄弟都如此认可,可见陆小兄弟在炼丹之道上的造诣比老夫想的还要更高。”

“唉,师兄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在陆丰贤侄面前,师弟我哪里还配得上天才之称。”

听了萧明这话,木易脸色的笑容不由更加神秘起来,瞟了萧明一眼,道:“那如果我说……陆丰小兄弟本身其实主要是一名医师,并不是以炼丹师为目标修炼的,萧明师弟会怎么想。”

看着萧明的脸色一秒变得呆滞起来,就连石峰都不由心道木易这做法实在是太坏了,显然就是故意说给萧明听的。

过了一会,萧明才有了反应,大声道:“那可不行!像陆贤侄这样的炼丹天才怎么能去走医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