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请求陆机鸣的原谅?”叶小美冷笑了一声。

   “主人说陆机鸣是个不错的男人,很适合。”叽叽说道。

   “切……一个被我利用过的蠢男人,们真以为我看上过他?”

   叽叽摇头笑了笑,没再多言。

   叶小美也不再说话,只不过是眼中闪过了一抹留。

   耗时数日,两人一起到达了龙川郡郡府。

   时值午夜,街道上显得有些冷清。

   “我们先做什么?”叽叽问道。

   “跟我来。”

   叶小美带着叽叽穿街走巷,很快就绕过曲折的巷子,来到了一间破旧的房屋前。

   “感知一下看看。”叶小美随口说道。

   叽叽放出了灵识:“里面住着一个女人,丹心境中期修为。”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她叫苏婉静,根据我之前的调查,曾经聂寒城被陷害一事,与她有很大的关系。”叶小美说道。

   “我应该怎么做?”

   “压制住她,别让她跑了,虽然跑了也能追上,但现在引起躁动的话,会比较麻烦。”

   “了解。”叽叽说着,直接用天武境巅峰的威压锁定了苏婉静。

   紧跟着,两人破门而入,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只见,苏婉静正坐在床上,眼中满是恐惧和震惊。

   她刚才在修炼,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强大力量压制,内心无比的惶恐。

   这一刻,她看到叶小美和叽叽走进来,就更加害怕了。

   反观叶小美,则是十分悠闲的找了个椅子坐在上面,翘起了腿。

   慢慢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之后,她才扭头看向了苏婉静。

   “看到我身边这个人了吗?应该能感受到,是他压制了。”叶小美指了指叽叽,“他是天武境修士,不是能抗衡的,听懂的话,就眨一下眼睛。”

   苏婉静不敢违抗,连忙眨了一下眼睛。

   “行,我现在让他放开对的压制,也别想着逃跑,否则,我就让他杀了。”叶小美说着,已是摆了摆手。

   叽叽收回了力量。

   扑通一声……

   苏婉静狼狈不堪的从床上滚落下来,诚惶诚恐的跪在了叶小美面前:“我错了,请您回去告诉大少爷,我真的知错了,当初偷偷地离开匠星塔是我的错,但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向外人说,我什么都没说……”

   “为何偷偷地离开匠星塔?”叶小美笑着问道。

   “我……我……”

   “行啦,我来替说吧,很聪明,所以知道,帮匠星塔大少爷洛雄做了那件事之后,他会杀灭口,因为的命不值钱,反而是他的面子更有价值,而一旦事情败露,他将脸面全无。”

   苏婉静疯狂的摇起了头:“不……我绝对不会说出那件事的,求求,不要杀我……”

   “一点也不好玩。”叶小美撇了撇嘴,“起来吧,刚才逗玩呢,我不是洛雄派来杀的。”

   苏婉静懵了:“您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跟洛雄没关系,我现在来找,是为了调查聂寒城的事情,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或许会制裁洛雄,甚至有可能制裁他的父亲,匠星塔塔主洛无墟。”

   苏婉静惊讶的目瞪口呆。

   叶小美笑了一声:“现在,把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以及的丈夫莫飞,说起来,丈夫似乎还是个鬼族。”

   苏婉静犹豫了,是啊,容不得她不犹豫,如果把事情说出去,可就算彻底得罪洛雄了。

   但如果现在不说,她和她的丈夫直接就得死。

   叶小美给了苏婉静三分钟的考虑时间。

   苏婉静只考虑两分钟,就选择了全盘托出,毕竟,在死亡面前,她也只能选择妥协了。

   黎明时分,莫飞回来了,屋内多出的两人让他心生忌惮:“婉静,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的朋友。”苏婉静勉强一笑,“相公,灵器都卖出去了吗?”

   “嗯,都卖掉了。”莫飞笑着说道。

   一直以来,都是苏婉静在家炼制灵器,然后由莫飞送出去卖,两人就是这样维持生活的。

   莫飞是鬼族,以前很难长久的维持肉身存在,但是现在他的境界提高了一些,状态也好了很多。

   “卖掉了就好。”苏婉静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没人跟踪吧?”

   “放心,我一直很小心,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多绕几圈,就算有人跟踪,也都被我甩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叶小美发话了:“是吗?确定甩开了所有的跟踪者?”

   “我确定。”莫飞说道。

   “我之前跟踪的时候,并没有被甩开哦。”叶小美摊了摊手,“若非如此,恐怕我也很难找到苏婉静。”

   “?跟踪?”莫飞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婉静的朋友。”

   “以前不是,但以后或许能谈谈感情。”叶小美弯嘴一笑,左臂伸向了窗口处,真气涌动之间,直接将一名女子吸了过来,那女子撞破窗户,飞入屋内,被叶小美一把抓住了脖子,“看,这里其实还有一个跟踪的人。”

   莫飞惊讶的彻底说不出话来。

   苏婉静则看着那个女人,不由得愣住了:“是聂寒城的妹妹,聂琴音……”

   扑通一声,叶小美随手将聂琴音扔在了地上:“现在配角都到齐了,接下来,该去见四位主角了。”

   叽叽笑着说道:“虽然我还是不太懂这件事,但看起来还挺热闹的,这个聂琴音是神族,那个莫飞是鬼族,还有一个女人是天族。”

   “的智商,也只能到这种程度了。”叶小美随口说道。

   “虫子不需要太聪明。”

   “之前不是不承认自己是虫子吗?”

   闲聊结束之后,叶小美就派叽叽外出了。

   原本聂琴音想跟苏婉静拼命,但却被叶小美拦住了。

   当叶小美表明来意之后,聂琴音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

   “其实,大哥也在郡府内。”叶小美说道。

   “真的吗?他在哪?”聂琴音焦急的问道。

   “我可以带找到他,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帮们一把。”叶小美笑着说道。